财经敦

伊朗遭恐袭对地区局势有何影响

来源:环球网 时间:2024-06-15 15:49 阅读

来源:环球时报

当地时间1月3日,伊朗南部城市克尔曼发生了严重恐怖袭击事件,造成了近百人死亡。此次恐怖袭击事件也成了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国内发生的最大规模恐怖袭击事件。而袭击发生在悼念伊斯兰革命卫队领导人苏莱曼尼去世4周年的活动上,显示出袭击者有意挑起伊朗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制造政治和社会混乱的意图。

伊朗国内的恐怖袭击活动并不罕见,依据组织类型的差异,呈现出不同的袭击特征。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伊朗流亡海外的左翼世俗恐怖组织“人民圣战者组织”是各类袭击活动的主要策划和实施团体。袭击目标是伊朗重要的政治和军事领导人,通过埋设炸弹等方式,来打击伊朗政府的政治权威。90年代之后,在伊朗的边疆地区,逐渐出现了一些主张政治权力的恐怖组织,包括活动在伊朗和巴基斯坦边界的俾路支“正义军”、伊朗“真主党”和“先知军团”等,但是袭击地域主要集中在伊朗的东部锡斯坦—俾路支省,对于扩大地域似乎并无兴趣。过去一些年,伊朗国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也策划多起袭击事件。“伊斯兰国”更多采用“自杀式袭击”,即袭击者会出现并留在现场,通过引爆身上炸弹、随机射杀路人等形式完成袭击活动。

与此同时,近些年以色列和美国也针对伊朗的目标展开了各类袭击活动。以色列的行动,主要通过潜伏在伊朗的情报队伍,针对伊朗重要的军界和科研人物,发动短平快的突袭,以求打乱伊朗的核研发进程,一般会避免针对伊朗民众。美国的袭击目标则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层,但是袭击地域是在伊朗境外,以求避免过分刺激伊朗,造成美国和伊朗直接军事对抗。

从上述分析不难看出,此次发生在伊朗克尔曼的恐怖袭击活动,无论是袭击目标、手段还是地域,都和伊朗此前经历的主要恐怖袭击活动并不相同。从当前汇总的信息看,袭击活动发生后,并无相关恐怖组织或者机构认领此次事件,究竟是谁策划和实施了此次袭击变得扑朔迷离。从目标和手法看,也难以找出直接证据,证明此次袭击事件就一定是某一个国家或者某一个组织所为,不能排除是一个新的恐怖组织发起的袭击活动。需要指出的是,尽管伊朗高层在袭击事件后高呼,袭击是由“犹太复国主义者”发动的,但是并非直指以色列。事实上在伊朗的话语语境下,“犹太复国主义”是伊朗国内外反政府势力的代称,因此这种表述也显示出伊朗政府仍然在调查袭击的幕后真凶。

此次造成严重人员伤亡的恐怖袭击事件,必然促使伊朗采取反制措施。以此前猜测的3个可疑对象为例,如果最终伊朗认定是“美国/以色列”所为,那么伊朗的报复措施很可能是通过地区的亲伊朗武装组织,向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美军基地发动有限度的攻击,或者是通过给予哈马斯更多援助来予以还击;如果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所为,那么伊朗很可能会通过打击在境外尤其是阿富汗、叙利亚的“伊斯兰国”营地来回应;如果是“库尔德/俾路支分裂组织”所为,那么伊朗很可能会和2020年一样向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巴基斯坦俾路支地区的分裂分子营地发动打击。

而此次伊朗境内的恐怖袭击,无疑将进一步恶化中东地区本已十分敏感和脆弱的地区局势。2023年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之后,尽管有关各方极力避免冲突外溢,但是过去几周里出现了多个不利因素,影响着地区局势的稳定。首先,红海危机愈发严峻,美国主导的舰队进驻红海,同也门胡塞武装相互对峙,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在不断上升。其次,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停火斡旋陷入停滞,双方的立场差距仍然较大,尤其是哈马斯二号人物萨利赫·阿鲁里被定点清除后,使得以色列和哈马斯在短期内达成停火意向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也使得相关斡旋方的协调努力面临新的阻碍。最后,此次伊朗发生1979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事件,使得伊朗国内政治和社会舆论更加敏感,很可能使得中东地区迎来新的冲突风险。(作者是兰州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特聘教授)

网友看法

1、网友手牵手44083265:冒冲伊斯兰国,伊朗有退路,美以被洗净[笑哭]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