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敦

美国最高法院就特朗普大选资格发声

来源:上观新闻 时间:2024-06-16 11:01 阅读

随着美国总统选举初选即将启幕,越来越多的州在追随科罗拉多州和缅因州的脚步,加入抵制特朗普竞选总统的队伍。

据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1月4日,伊利诺伊州、马萨诸塞州的选民团体提出动议,要求依据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将牵涉“国会山骚乱”的前总统特朗普从两州2024年初选和大选选票中剔除。

这被视为特朗普在竞选资格问题上遭遇的最新挑战。

近日,针对科州、缅因州的初选禁令,特朗普向联邦最高法院、缅因州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推翻相关裁决。

外界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就特朗普上诉作何裁决将对其他类似诉讼及特朗普的参选前景产生影响。

席卷大半个美国

周四,伊利诺伊州、马萨诸塞州的选民团体与一家自由派的非营利机构“人民言论自由”联合行动,分别“上书”所在州的选举委员会,要求取消特朗普在两州的竞选资格,将其从初选和大选选票上除名。

与科州、缅因州一样,两州选民团体给出的理由也是特朗普在“国会山骚乱”中扮演的角色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即凡宣誓维护美国宪法的联邦、州和地方官员,如介入“暴动或叛乱”,不得从事公职。

在政治光谱上,伊利诺伊与马萨诸塞两州都是民主党大本营。不过,两州一些负责选举的官员已对选民的请愿提出反对意见。

据统计,类似挑战已在至少34个州上演,几乎席卷大半个美国。

从方式来看,此类挑战主要可分为几类。

一是个人直接发起司法挑战。

比如一名有意竞选总统的40岁得克萨斯州男子已向20多州法院提起诉讼,力图阻止特朗普出现在大选选票上。

二是非营利组织提起诉讼或者向负责选举的官员请愿。

比如,科州诉讼案即由非营利机构“华盛顿公民责任与道德组织”代表该州6名选民发起。

三是当地居民向州法院或联邦法院提起诉讼。

四是选民向州务卿或选举委员会请愿,而非诉诸法院。

比如伊利诺伊州、马萨诸塞州正是采取这一方式。

从处理方式来看,各州也有不同规则。

有的由该州最高法院介入,比如科罗拉多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有的则由该州负责选举的官员(如州务卿)处理,比如缅因州。

从目前结果来看,两州已作出取消特朗普初选资格的裁决,即科罗拉多州、缅因州;部分州驳回或拒绝此类挑战,比如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加州;部分州则待定,比如俄勒冈州,以及新近请愿的伊利诺伊州和马萨诸塞州。

据悉,伊州选举委员会将在1月11日举行会议听取各方意见。

特朗普奋起反击

针对科罗拉多州初选除名的裁决,1月3日,特朗普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推翻这一裁决。

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在申诉书中指出,科罗拉多州这一裁决标志着美国历史上首次出现司法机构阻止选民投票给主要政党党内领先的总统竞选人的情况。

申诉书还指出,科州的裁决剥夺了该州数百万选民的选举权,属于违宪行为,这一裁决可能在全美范围内被效仿,并剥夺更多美国选民的选举权。

此外,针对科州裁定特朗普违反宪法有关“叛乱”的条款,申诉书也作出回应,指出“国会山骚乱”不符合“叛乱”的条件,特朗普没有参与“叛乱”,对支持者的劝告并不构成煽动。

针对缅因州的初选禁令,特朗普2日向该州法院提出上诉。州法院必须在1月17日之前对上诉作出裁决。上诉期间,特朗普仍将留在缅因州选票上,直到法院作出裁决。

外界普遍认为,争议很可能会最终提交至联邦最高法院。

都在看“决定性裁决”

眼下,围绕特朗普的竞选资格问题,各方目光都投向最终的仲裁者——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联邦最高法院是处理美国宪法及法律程序中产生的案例及争议的最高机构。其对特朗普诉科州最高法院判决案的判例,被认为能为其他类似诉讼“一锤定音”,并对特朗普参选前景产生潜在影响。

马萨诸塞州州务卿加尔文说,他希望看到联邦最高法院的“决定性裁决”。

尤其是在3月初选临近的背景下,科州诉讼案相关方均希望联邦最高法院迅速裁决。

新华社援引《纽约时报》的报道指出,特朗普就科罗拉多州的裁决提出的上诉增加了联邦最高法院采取行动的压力。特朗普的参选资格面临诸多挑战,随着初选临近,需要在全国范围内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联邦最高法院会如何行动呢?

波士顿学院法学教授肯特·格林菲尔德曾表示,如果联邦最高法院受理此案,这将是自小布什诉戈尔案以来审理的最重要的选举案件。

一般观点认为,联邦最高法院现有六名保守派大法官、三名自由派大法官,其中三名保守派大法官由特朗普在其总统任期内任命。从保守派大法官相比自由派大法官更占优势来看,预计会作出有利于特朗普的裁决。

不过,也有美国法学专家持不同意见。比如曾为联邦上诉法院保守派法官的卢蒂格就认为科罗拉多州的裁决“无懈可击”,预计联邦最高法院将维持科州的裁决。

也有分析指出,联邦最高法院可能会玩“拖字诀”,尽量把案子拖到11月大选之后,届时该案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客观上恐怕也无法速审速判。

因为联邦最高法院在裁定特朗普在科州是否具有初选资格的同时,还需要解决多项争议: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是否适用于总统?“国会山骚乱”是否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叛乱?特朗普是否应就“国会山骚乱”当天发生的暴力袭击担责?州级司法机关是否有权裁定哪些人适用该条款等等。

无论是主观拖延,还是客观延迟,这两种可能性都变相有利于特朗普。因为根据程序,在联邦最高法院作出最终裁决前,特朗普的名字仍将自动出现在科州的选票上,参选资格有效。

至于当前情势对特朗普影响几何?目前来看似乎很有限。

美国舆论指出,尽管已有30多州出现对特朗普选举资格的抵制声音,但迄今为止,除了少数几个州,类似挑战并未受到广泛关注。

在一些分析人士眼中,虽然初选之前枝节横生,但未必是坏事,或许反而能帮特朗普。

共和党选举策略师戴维·克歇尔认为,在初选阶段,穿梭于法庭和竞选集会对特朗普而言,他可能进一步利用这一策略,强化其“政治受害者”形象和“选举遭不当干预”的论点,并弱化其党内竞选对手的曝光度。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法新(资料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来源:作者:廖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