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敦

爱泼斯坦文件牵出霍金

来源:环球时报 时间:2024-02-23 15:42 阅读

图片说明: :4日,美国纽约一些市民参加集会,要求继续调查“爱泼斯坦案”,并对受害者表示声援。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冯亚仁 本报特约记者 刘皓然 甄 翔

美国纽约曼哈顿联邦法官普瑞斯卡日前发布法庭令,要求在2024年年初公开数百份密封的法庭文件,其中包括披露上百名与美国“淫魔富商”爱泼斯坦案件有关联的人物身份。当地时间3日晚,首批法庭文件公布,引发美媒高度关注,并对文件中的案情细节进行梳理。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称,文件中涉及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克林顿,美国前副总统戈尔,英国安德鲁王子,以色列前总理巴拉克等权贵;也涉及魔术师大卫·科波菲尔、演员凯文·史派西等文艺界名流。不过,文件提及这些名字并不意味着他们会面临指控,也不能证明其有违法行为。有媒体称,“爱泼斯坦案”严峻地揭示了西方社会的系统性缺陷,以及对正义和透明度的迫切需求。

“无名氏36”是他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4日报道,在943页的法庭文件中,早已因“爱泼斯坦案”身败名裂的安德鲁王子再次令英国王室蒙羞。据爱泼斯坦事件的受害人约翰娜·舍贝里讲述,2001年她曾在爱泼斯坦位于曼哈顿的寓所中接待过安德鲁王子。双方首次见面她就被安德鲁王子“袭胸”,这一不雅之举不仅是当着众人的面进行,还被拍下照片。她在证词中称:“他(安德鲁)把手放在我的胸上,大家都笑了……挺恶趣味的。”对于相关指控,安德鲁王子与英国白金汉宫都多次坚决否认。

在上述法庭文件中,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被定名为“John Doe 36”(意为无名氏36),这个代号在最新公布的文件中被提到了50多次。根据舍贝里的证词,爱泼斯坦生前曾对她提及克林顿,有一次他直白地对她说道:“克林顿就喜欢年轻的(女孩)。”她表示,爱泼斯坦和克林顿之间有来有往,存在着某些“交易”。据报道,克林顿与爱泼斯坦的来往一度非常密切,在他任总统期间后者至少17次访问白宫。不过早在2019年,克林顿就竭力撇清与爱泼斯坦的关系,虽然他承认二人有私交,但表示对其犯下的“可怕的罪行”并不知情。3日,克林顿的发言人再次重申这一说法,对CNN强调“双方上一次联系都快过去20年了”。

美国《纽约》杂志报道称,舍贝里在上述文件中表示,还曾在爱泼斯坦住处邂逅摇滚巨星迈克尔·杰克逊以及知名魔术师大卫·科波菲尔。其中,科波菲尔曾上门为爱泼斯坦的宾客表演,其间他还曾与舍贝里攀谈,问她知不知道“替爱泼斯坦招募其他女孩(为爱泼斯坦服务)是有钱拿的”。此外,已故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的名字也在文件中出现。爱泼斯坦在一封邮件中否认“爱泼斯坦案”受害者朱弗雷关于“霍金曾在美属维尔京群岛参加爱泼斯坦组织的未成年人性派对”的指控。

2015年,“爱泼斯坦案”被媒体曝光。据报道,爱泼斯坦及其女友马克斯韦尔将他位于加勒比海的私人岛屿打造成了“成人乐园”,供权贵阶层享乐,多名未成年人成为受害者。2019年7月6日,爱泼斯坦涉嫌合谋拐卖和性侵未成年女性被捕,就在外界以为“爱泼斯坦案”会水落石出的时候,爱泼斯坦突然在狱中身亡,法医认定为自杀。

“我能让他们取消总统竞选”

美国《纽约邮报》3日刊发了对爱泼斯坦胞弟马克的独家专访。据受访者透露,爱泼斯坦生前掌握着美国两党前总统候选人的诸多黑料,他在2016年曾言之凿凿地对马克说:“如果我把两名候选人(希拉里和特朗普)的事情抖出去,他们就得直接取消竞选。”不过,马克表示,爱泼斯坦从未对他透露过所谓“黑料”的任何细节。爱泼斯坦死后,马克也曾表达过对自己生命安全的担忧,他认为哥哥是遭到“灭口”,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

《纽约邮报》称,特朗普曾一度与爱泼斯坦私交甚笃,上世纪90年代他曾7次搭乘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往返于佛罗里达州和纽约两地。舍贝里也在最新披露的供词中佐证了爱泼斯坦与特朗普的“交情”:有一次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临时改变航线,降落在新泽西州的赌城大西洋城,爱泼斯坦这样说道:“我们叫上特朗普,一起去他的赌场。”不过先前的调查未发现特朗普在“爱泼斯坦案”中存在任何违法行为,舍贝里也否认曾为他提供过任何“服务”。另一方面,媒体并不确定希拉里与爱泼斯坦存在哪些交集,所谓的“黑料”来源可能出自她的丈夫克林顿。

或有更多共犯被起诉

美联社4日报道,美国法庭首批公开40份“解密”文件,文件总数约为250份,与“爱泼斯坦案”相关人员共计184人。除了少数受害者的姓名不会被公开外,另有几人因牵涉到其他司法程序也会被暂时搁置,但最终至少有170个名字将会分批次向公众公布。《印度斯坦时报》称,主犯爱泼斯坦的死亡留下了太多未解之谜,特别是他与其他共犯所犯罪行的严重程度并未得到充分审视。而这起恶性案件造成的社会影响至今阴魂不散,它甚至被舆论视为“以权贵掩盖恶行”的一起典型案例。

非营利组织“美国儿童”首席执行官汉密尔顿认为,随着法庭文件的陆续公布,今后会有更多涉案人员被提起诉讼,特别是在纽约市。该市前不久通过立法延长了性侵案件的追溯期,将原本已经“过期”的案件延至2025年3月。媒体猜测,法庭公布的名单中很可能包括其他知名政客或富商。

另据美国《迈阿密先驱报》报道,“爱泼斯坦案”的受害者之前已经取得了小规模的胜利,譬如摩根大通因在爱泼斯坦首次被定罪后仍然与他保持商业往来而受到集体诉讼,去年双方达成和解,该投行同意向原告方支付总额为2.9亿美元的赔偿。“BNN Breaking”新闻网称,随着真相的不断揭开,这起案件严酷地提醒我们,富人与穷人、有权势者与无权势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爱泼斯坦案”严峻地揭示了西方社会的系统性缺陷,以及对正义和透明度的迫切需求。▲

网友看法

1、网友英之杰1082:被灭口的爱泼斯坦。

2、网友与其他用户名冲突:不愧是“灯塔”国

3、网友时髦生活家XYm:真是刷新三观,祸害了多少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